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遭兩會代表炮轟《勞動合同法》再度陷入尷尬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8-03-15  瀏覽:239

勞動合同法成為兩會討論焦點!下面為大家篩選幾篇焦點文章:

·遭兩會代表炮轟 《勞動合同法》再度陷入尷尬

·黃孟復:實施勞動合同法 中小民營企業的壓力較大

·代表議案八問《勞動合同法》

·委員拋折中方案 勞動合同法設"寬限期"

遭兩會代表炮轟 《勞動合同法》再度陷入尷尬

經濟學家厲以寧在兩會分組討論中的直接炮轟,讓《勞動合同法》再度陷入尷尬 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文顯表示《勞動合同法》確實存在值得研究的問題
  歷經四次審議才最終通過的《勞動合同法》,被勞動者看成了一道特殊的護身符,然而,剛剛施行60余天的這部法律,卻在全國范圍內引起了不小的爭議,3 月4日,經濟學家厲以寧甚至在兩會分組討論中,對其進行了直接炮轟。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黃孟復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回應,不能誤讀《勞動合同 法》!而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文顯則表示,盡快配套地方性法規已成當務之急。
  全國人大代表、吉林康乃爾集團董事長宋治平:約束了企業 誰來約束員工?
  “今年元旦開始,我們企業和2000多員工重新簽訂了勞動合同!”全國人大代表、吉林康乃爾集團董事長宋治平介紹說,作為民營企業依法辦事是必須做到的,但《勞動合同法》的確給企業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我們重新簽訂合同,不是說都解聘之后再重新聘用,而是依照新法履行的程序”,宋治平解釋自己企業做法與少數規避法律者的不同。宋治平說,作為制藥企 業有其特殊性,一年四季都不能停產,但勞動合同法中提到要保證員工休息,并且節假日要成倍支付工資,這對企業來說有很大壓力。“醫院節假日不能不收病人, 不能不用藥,但藥品價格并沒有成倍增長,我們做制劑的利潤本來就有限,又不能停產,這部分成本也是不小的”。
  宋治平表示,對于國家的法律,她是主張堅決執行的,但卻是也有很多困惑。“比如無固定期限合同的問題,好的人才你和他簽長期合同,他都可能跳槽走人, 但表現一般的員工你怎么辦?他不犯錯誤你又不能解聘,這樣的情況又怎么辦?約束了企業,誰來約束員工?”一系列疑問,讓宋治平百思不得其解。
  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長春皓月清真肉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叢連彪:兼職農民 如何與他們簽合同?
  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長春皓月清真肉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叢連彪最近也在研究《勞動合同法》,在他看來,這個法律如果搞一刀切的辦法執行,可能對我們引進投資者帶來一些消極影響。
  法律很好 執行不應一刀切
  “這部法律是國家親民愛民的體現,也可以增加員工和企業的親和力”,叢連彪認為法律確實很好,但不應該搞“一刀切”。叢連彪認為,勞動密集型企業靠的 就是低廉的勞動力,這也企業發展必須考慮的成本問題,“從現在東北看,勞動力資源相對豐富,正是發達國家和地區產業轉移的好去處,這部法律施行以后,提高 了勞動者的福利待遇,等于增加了企業成本,這樣有可能對本來希望來此投資的人帶來影響”。
  叢連彪建議國家充分考慮這個問題,最好不施行一刀切的辦法,應該循序漸進,對各地量體裁衣。
  臨時用工 讓企業很困惑
  皓月還遇到了一個其他企業少有的問題。“我們有些養牛的員工,每年養殖期只有三個月,合同怎么簽?”叢連彪說不是企業不想和他們簽訂合同,而是這些人 就在養殖基地周邊,本身都是有土地耕種的農民,臨時打工只是第二職業,屬于兼職性質,這樣企業就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解決,而且勞動者本身也不想和企業簽訂 什么合同。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王志新:都說聚集民意 但至少我不知道
  飽受爭議的勞動合同法出臺之前是否廣泛征求了各方意見,對此,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王志新持保留態度。
  “我個人認為這部法律出臺沒有廣泛征求社會各方面的意見”,王志新昨天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這樣一部涉及巨大群體的法律,制定過程中應該全面征求各方 意見,這其中不僅要包括勞動者,更應該有企業和專家的意見,“都說公開征集了意見,但我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不知道這件事情!”王志新對此持質疑觀點。
  全國人大代表、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文顯:盡快配套地方性法規屬當務之急
  對各方關注的問題,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文顯接受記者采訪時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當務之急是盡快制定配套的地方性法規。
提高門檻說 至今未曾發現
  有人認為《勞動合同法》的實施,帶來的一個直接影響是企業將提高用人門檻,張文顯指出,現在的企業都比較理性,逐漸從過去只重學歷向注重能力轉變,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說因為這部法律的實施帶來提高門檻的問題。
  實施有問題 任何法律都可修改
  包括部分專家在內的人士提出應該對該法爭議內容加以修改,張文顯指出,從當前勞動合同法的實施看,確實存在值得研究的問題,從實際情況看,有不少人提出會影響企業發展、增加企業成本,甚至會出現大批裁員問題,這樣的說法是過分夸大了該法的負面影響。
  張文顯同時指出,對于這部法律大家應該客觀地看待,畢竟起對維護勞動者權益和企業長遠發展有好處,至于將來隨著形勢變化會不會修改,那要視情況而定,“沒有哪部法律是永遠不改變的,如果有弊端就可以修改”。
  應對突出問題 制定配套性法規
  “讀名著大家都喜歡讀原著、讀全集,對法律也是一樣”,談到無固定期限合同問題,張文顯認為大家不應該片面看待,更不能斷章取義。
  “讀過的人都知道,‘無固定期限合同’是指在簽訂合同時沒有明確說到什么時候截止,是有些人把它理解成了‘終身制’,認為是‘計劃經濟體制的回歸”。
  張文顯表示,從目前出現的一些情況看,一些企業裁員規避勞動合同法,對勞動者來說是不利的,國家和各地應該視情況盡快制定配套性法規。
  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黃孟復:合同法與就業法并無沖突
  就《勞動合同法》的相關內容和雇主與雇員的關系問題,本報記者采訪了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黃孟復,這位被譽為雇主代言人的專家型官員,呼吁保護勞動者權益,同時認為對法律不應該誤讀。
  新法實施 首要得普法
  記者:《勞動合同法》已經付諸實施,作為長期關注勞動者權益的官員,您認為目前最迫切的是什么?
  黃孟復:在我看來,最重要的可能要算是進行普法教育,一部好的法律,必須讓人人都了解、都熟悉,不然執行起來可能就有偏差,當然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就是政府部門執行的問題,要加大監督指導力度,保證法律公正公平地實施。
  無固定期限合同 不是養懶人
  記者:有些企業在這部法律實施后,開始大批量解除勞動合同,結果卻損害了很多人的利益,您怎么看?
  黃孟復:你是問無固定期限合同的問題,其實這是很多人對法律的誤讀,認真讀過這部法律的人可能注意到了,其實勞動合同法中也突出強調了這個問題,對于 三種情況:一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的;二是勞動者違法違規的或者因病、因傷等不能勝任工作的;三是經濟性裁員,這三種情況都可以和解除固定期限勞動 合同的情形一樣,所以我說不能誤讀,這部法律不是養懶人,無固定期限合同也不等于“鐵飯碗”和“終身制”。
  合同與就業 并無沖突之處
  記者:不誤讀很重要,但真實的情況是有人已經誤讀了,這與《就業促進法》不是相違背了嗎?
  黃孟復:從本質上來說,這兩部法律是沒有沖突和抵觸的,關鍵是看執行,我們國家的中小企業解決了全國2/3左右的就業,如果真的因為這部法律的實施帶來大量失業,的確是個值得關注的大問題,企業利益和員工利益應該尋求平衡,保證公平、公正,這是最關鍵的。

來源: 新文化報

黃孟復:實施勞動合同法 中小民營企業的壓力較大

        中新網3月6日電 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黃孟復近日在央視《小崔會客》節目中接受訪談時坦承,在新的勞動合同法實施的時候,非公有制企業、民營企業承受的壓力還是比較大。
  央視節目主持人崔永元向黃孟復列舉數據說,民營企業勞動合同簽訂情況是20%,中小企業和非公有制經濟勞動合同簽訂率不到20%,個體經濟更 低。黃孟復就此表示,這個數據基本反映實際情況,“我們的很多企業今天開張,可能明年就要關張,所以它用臨時性的人比較多,所以大量用的都是一些短期工、 臨時工、季節工,這樣的狀況是比較多的。另外對簽訂勞動合同的這種法律意識也不是很強,所以這兩方面的原因共同造成了目前這種勞動合同簽訂比較低的這種狀 況。”
  黃孟復表示,中國的民營企業大量是中小民營企業。根據初步統計,中小民營企業平均壽命都不超過五年,很多企業實際上是在能不能存活之間搖擺,這種深層的狀況就決定了它里面的勞動關系的不穩定?! ?ldquo;對于大中型民營企業的調查來看,大中型民營企業這些年勞動關系的協調應該說是逐步規范,”黃孟復說,“所以現在主要的問題還是在中小企業。”

  他表示,要不斷地在這方面總結經驗,不斷地根據實際情況出臺一些實施的細則,引導大批的民營企業,如何執行勞動法?! ↑S孟復亦在節目中表示,中國民營企業的狀況是不斷地在向好的或者在向和諧的方面推進,但是因為中國太大,企業參差不齊,不可能要求在短短的三十年里,幾百萬、上千萬的企業都能夠達到一個很規范的狀況,“目前還做不到。”

  黃孟復說,實際上,最近的三個法——《就業促進法》、《勞動合同法》和《仲裁法》——是一個整體,今天大家談《勞動合同法》,不能因貫徹《勞動 合同法》就使《就業促進法》受到影響,這絕對不能。“如果我們在貫徹《勞動合同法》的時候宣傳不到位,使企業產生了怕招員工這樣的一種思想觀念,那這個對 勞動力市場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所以我們應該宣傳《勞動合同法》的貫徹是既有利于勞動者,也有利于企業,能夠尋找到這樣的一套貫徹執行的辦法,就不會產生那 樣的一些消極的影響。”

代表議案八問《勞動合同法》

 

 本報特派記者 許琛 傅漢榮 周樂瑞

解雇、清退、重簽合同、轉派遣、斬斷工齡……各企業五花八門的規避手段正好證明了《勞動合同法》可操作性欠佳。
       “現在迫切需要對《勞動合同法》的有關規定進行明確及細化,避免和減少勞動糾紛,促進勞動關系和諧穩定。”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勞動保障廳黨委書記 劉友君擬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議案———《關于明確〈勞動合同法〉有關問題的議案》,八問《勞動合同法》之紕漏,并且給出了中肯的建議。

一問:勞務派遣如何界定?
        去年6月底,《勞動合同法》頒布后,有的企業為了降低成本,規避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匆匆解除或終止企業職工包括在本企業長期工作職工的勞動合同,改由勞務派遣單位與這些職工訂立勞動合同后再派到本企業工作。
      勞務派遣所適用的“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具體如何界定?用人單位不得設立勞務派遣單位或者所屬單位派遣勞動者,“本單位或者所屬單位”應如何界定?
       建議:細化《勞動合同法》中勞務派遣的有關規定,明確勞務派遣單位的設立程序、勞務派遣用工的適用崗位、勞務派遣也應依法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等,或出臺專門規范勞務派遣的配套文件。

 

二問:解約續簽算連續工齡?

        用人單位中斷勞動者在本單位連續工作年限試圖規避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因此,出現了有的企業規模裁員或者集體辭退職工后再上崗的事件,試圖規避訂立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用人單位與勞動者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中斷一定時期后,再重新招用勞動者的,勞動者的本單位連續工作年限能否合并計算為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工作年限?
建議: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解除、終止勞動合同后再次建立勞動關系的,明確中斷多長時間內,可合并計算為本單位連續工作年限。

三問:裁員條件如何明確?

      《勞動合同法》中規定企業在“生產經營發生嚴重困難”、“重大技術革新”、“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可以進行裁員。但對上述情況并未明確界定,在具體實踐中可能被有的企業濫用,并可能引發大量的勞動爭議。
建議:明確界定“生產經營發生嚴重困 難”、“重大技術革新”、“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的具體范圍。

四問:經濟補償如何算?

       《勞動合同法》規定,“本法施行前按照當時有關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的,按照當時有關規定執行”,但未明確具體計發辦法。
勞動者2007年12月31日前的經濟補償金如何計算?
建議:考慮到勞動合同日趨長期化,多年后解除或終止,難以確定勞動者2007年的平均工資,因此規定需計發經濟補償時,統一以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前十二個月的平均工資為計發標準。

五問:如何解雇消極怠工者?
      《勞動合同法》增加了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條款,長期勞動合同和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將成為主流。但一些年齡較大、無法從事原有崗位工作的員工,用人單位調整其工作崗位,如何協調處理?此外,用人單位對一些“大錯不犯、小錯不斷”以及消極怠工的勞動者難以處罰。
建議:適當增強用人單位的用工靈活性??紤]在制定規章制度、勞動者不勝任工作調整崗位、處理違紀職工等方面,賦予用人單位一定的決定權,適當增強單位的用工靈活性。

六問:事業單位加班費怎么算?
         事業單位中,既有參照公務員管理的人員,也有編制內的原固定工、合同工,還有編制外人員,人員構成情況比較復雜。這些人員如不予以明確,除參照公務員管理的人員受《公務員法》保護外,其他人員可能處于《公務員法》、《勞動合同法》“兩不管”,無法律保護的處境。
        事業單位加班沒有規定支付加班費,在事業單位工作、簽訂了勞動合同的勞動者,加班費如何支付?建議:進一步具體明確事業單位中哪些人員屬于實行聘用制范疇,同時明確其他人員均適用《勞動合同法》,以更好地保護事業單位所有工作人員的勞動權益。

七問:鐘點工也應有加班工資?
     《勞動合同法》規定非全日制用工無需支付經濟補償,沒有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規定,使非全日制用工更方便、成本更低,對用人單位有吸引力。但 《勞動合同法》并未規定非全日制用工中超過法定時間的,應如何處理,可能有用人單位以非全日制用工名義招用勞動者,實際上卻要求工作時間接近全日制用工的 時間規定。

建議:為了保障非全日制勞動者的權益,規定非全日制用工每日工作時間超過四小時,或者每周工作時間累計超過二十四小時的,需按有關規定支付加班費。

八問:去年加班費應否補發?
        今年以來,廣東省勞動爭議仲裁案件大幅上升,其主要原因是勞動者要求用人單位補發《勞動合同法》施行之前未足額發放的加班費?!秳趧雍贤ā芬幎?, 用人單位未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以及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勞動者可要求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但《勞動合同法》未明確,對用人 單位在新法施行前,對上述情形是否具有溯及力?

建議:根據“法不溯及既往”的法律原則,明確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用人單位在《勞動合同法》施行前存在上述情形的,沒有溯及力。

委員拋折中方案 勞動合同法設"寬限期"

         本網訊(四川新聞網記者 盛利)關于新股發行和太陽能光伏產業的兩篇提案連續引起轟動后,3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通威股份董事長劉漢元就兩會期間熱議的《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拋出一份折中方案:結合各地區、行業情況出臺該法的配套政策,設置五年緩步落地的“寬限期”。
  支持新法 落地過程仍可斟酌
  “到不是說法案有問題,只是太急的法案沒有可操作性”,劉漢元委員說,從經濟社會發展角度來看,經濟越發達、社會越進步,對勞動者的保護就越完 善,各國皆是如此。“新法案對不對,我們不去討論,因為這是法律,而且企業界也要有保護勞動者的持續性觀點。也許過去他們的薪酬保護、用工條件相對差一 點,但未來肯定會逐漸變好,也要求變好、必然變好,這是趨勢。”
  他認為,一部新法的出臺是照顧社會的平穩運行、各方和諧,但從它在實施的過程中引起的強烈反彈來看,該法的相關條文解釋應該從寬一些,給企業留適當過渡期。
  劉漢元委員坦言,新法案對通威幾乎沒有什么沖擊,“現在我們企業各項標準都高于法案的要求,過渡得非常平穩。但對于勞動密集型或臨時用工為主的企業,可能沖擊大一些。怎么平穩過渡,找到一個折中方案值得斟酌。”
  設“寬限期” 五至十年緩沖落地
  在出臺勞動合同法配套政策,減輕企業負擔的提案中,劉漢元委員提出,政府應加大對勞動密集型企業扶持、讓用人單位享有經濟性裁員權、不斷補充完善的新法案。
  提案稱,新法對企業的保護條款采取了一刀切的做法,忽視家政、勞務、餐飲、住宿等中小企業,特別是勞動密集型的服務企業。因此在該法的總體框架內,應分地區、分行業制定出更符合實際情況、更具操作性、更能體現社會公平的相關配套政策和措施。
  “此外法律不是面子貨,不是用來遮一時之丑、應一時之急的,肯定會遇到很多無法預估的改革、變化和調整,這就要求對法案適當進行補充、豐富和完 善”,劉漢元委員提出,可考慮在相關條文的解釋上,設置一個五至十年的“寬限期”:對歷史遺留問題,包括原合同期限連續計算、用人單位經濟性裁員權、合同 追溯期等,留出合理而寬松的余地。“平衡各方需要、兼顧當前現狀,逐漸達到制定該部法律的初衷和目的。”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選才留才

關鍵字: 勞動合同法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欧美日韩亚洲中字二区_日韩亚洲全网最全无码_日韩在线中文字幕有码中文